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中国科学院
首 页 概 况 机构设置 研究队伍 研究中心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培养 创新文化 相关研究所
 

 
新闻动态
现在位置:首页>新闻动态>综合新闻
股权纠纷引发异地抓捕,最高检纠正“统领权”
发表日期: 2018-10-10 来源: {随机主关键词}
打印本页 字号: 关闭

原题目:股权纠纷引发异地抓捕,最高检纠正“统领权”

2015年7月,位于山东潍坊的山东青州恒发化工有限公司,其首创人和现实控制人王庆军、财政总监周庆华、财政出纳路伟三人,因涉嫌挪用上亿元资金,被千里之外的湖北省武汉市警方带走。

此案随后被诉到武汉当地法院,法院以没有统领权为由退案,警方再次移送起诉……案件历轻辗转后,2017年4月,最高检批复湖北检方对此案没有统领权,要求将该案移送有统领权的审查机关审查起诉。2018年7月20日,案件被山东青州市审查院起诉至青州市法院,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8月17日向此案主审法官相识到,法院已经受理该案,但尚未确定详细开庭日期。

重案组37号探员梳剃头现,此前,最高检直接批复的跨省统领权案件并不多见。有专家指出,虽然统领权问题最终获得相识决,但也会发生一系列法式和证据方面的后续问题。

全文2285字,阅读约需5分钟

▲已取保候审的王庆军出示最高检的批复。 受访者供图

武汉警方山东带走嫌疑人

在现在已取保候审的山东青州恒发化工有限公司(简称青州恒发)首创人王庆军看来,这起案件源自他与武汉凯森化学有限公司(下称武汉凯森)的互助。2012年4月23日,两家公司签署的《互助意向书》,武汉凯森公司掌握了对青州恒发公司的所有股权,但双方随后因股权转让款等问题发生矛盾。

2015年1月,武汉凯森以王庆军涉嫌职务侵占、诈骗等罪名为由,向青州市公安局报案。青州市公安局于3月13日作出《不予立案通知书》,以为该案属于经济纠纷,“未发现所控诉的犯罪事实”。武汉凯森提出复议后,警方仍维持了不予立案的效果。2015年5月,凯森公司向湖北武汉警方报案,称王庆军涉嫌挪用资金等犯罪。

2015年7月,武汉警方赴山东,将王庆军、周庆华与路伟带走,8月14日和30日,三人先后被批准逮捕。

▲青州市公安局作出的《不予立案通知书》。 受访者供图

起诉退却案 法院称没有统领权

武汉市公安局侦查以为,2014年12月至2015年6月时代,王庆军使用现实控制公司财政、银行账户资金的职务之便,指使周庆华、路伟将青州恒发资金1.07亿元挪用,转至王庆军现实控制的其他公司名下;其挪用的资金部门用于王庆军控制公司的一样平常开支,以及其购置理财和信托产物。

2016年1月28日,武汉市公安局将王庆军等三人移送至武汉市东湖新手艺开发区审查院审查起诉,8月9日,案件被诉至东湖新手艺开发区法院。

武汉东湖新手艺开发区法院受理案件三天后,于8月12日向审查院出具《退案函》称,这起案件犯罪地、被告人栖身地均在山东省淄博市和青州市。凭据法例划定,该法院对此案没有统领权。检方收到法院退案后,将该案退回至武汉市公安局。

2016年8月18日,在法院退案后6天,王庆军三人被取保候审,停止到此时,他们三人已经被武汉警方羁押了400多天。王庆军表现,自己当下已经孑然一身,企业陷入停产,股权也已经没有了。

▲武汉东湖新手艺开发区法院向审查院出具的《退案函》。 受访者供图

最高检批复 案件移送山东审理

案件被退回后,武汉市公安局涉案罪名举行调整后,再次将该案移送起诉。随后,湖北省审查院向最高人们审查院申请指定统领。

2017年4月5日,最高检向湖北省审查院作出批复,称“经审查,本案犯罪嫌疑人的栖身地、犯罪地均不在湖北省,湖北省审查机关没有统领权。由于本案涉及湖北、山东两地企业之间的纠纷,不宜指定湖北省审查机关统领。请你院凭据《中华人们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的划定,将本案移送有统领权的审查机关审查起诉。此复。”

武汉东湖新手艺开发区审查院随后将案件移送至山东省青州市审查院,2017年7月,青州市审查院受理了该案。

2018年7月20日,青州市审查院将该案公诉至青州市法院,检方指控王庆军、周庆华与路伟在2014年12月到2015年6月时代,使用职务便利,挪用本单元资金1.05亿元归小我私家使用。

8月17天下战书,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联系青州审查院承办人与青州法院此案的承措施官,审查院方面表现,案件现在已经诉至法院,在没有审讯效果前不利便透露更多;案件的主审法官表现,法院刚刚受理案件,正在审查证据质料,开庭日期尚未最后确定,详细案情也不利便过多透露。

▲最高人们审查院向湖北省人们审查院作出的《最高人们审查院关于王庆军等人涉嫌挪用资金一案指定统领问题的批复》。 受访者供图

解读

警方侦办无统领权案件 须上级批准

凭据《刑事诉讼法》第24条划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法院统领。若是由被告人栖身地的法院审讯更为相宜的,可以由被告人栖身地的法院统领。”2013年1月1日实行的《公安机关管理刑事案件法式划定》(下称《法式划定》)第15条第一款也有类似划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机关统领。若是由犯罪嫌疑人栖身地的公安机关统领更为相宜的,可以由犯罪嫌疑人栖身地的公安机关统领。”

政法大学刑诉法专家洪道德教授表现,从上述划定可以看出,在该案中,湖北公安对此案没有统领权。根据我国国家执法划定,公安机关若是想要侦办没有统领权的案件,必须要向上级部门申请批准,最后由公安部举行决断,此案中,湖北公安没有向上级报批获得允许,才造成案件被法院退案,并被最高检移送。

现在,案件虽然进入到有统领权的司法机关,但尚存在许多法式和证据方面的后续问题。“好比此前武汉警方侦查的证据,由于武汉公安对此案不具有统领权,以是其侦查获的证据不具备正当性,不应该予以接纳,尤其是言词证据,应该由具有统领权的公安机关对案件重新举行侦查。”

洪道德表现,最高检虽然批复要求湖北检查院移送该案,但准确的法式是,应该由湖北检方将案件退回到湖北公安,再由湖北公安移送至山东公安举行重新侦查,山东公安侦查完毕后,移送至山东检方起诉。而现在的这个流程,缺少了山东公安重新侦查的环节,一方面在此前公安侦查的证据正当性上存在问题,另一方面,一旦山东检方以为案件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需要退回增补侦查时,没有合乎划定的公安部门可以继续侦办案件。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编辑 张太凌 校对 郭利琴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责任编辑:

   评 论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 邮编:100101
© 闽ICP备196747号-5